選書網 > 月夜狂潮 > 第一卷 黃昏之潮 于幻境中沉睡(3)

第一卷 黃昏之潮 于幻境中沉睡(3)

    “這,這個就是所謂靈契賦予的能力么?”

    老張驚訝地感受著小陳周身充盈的能量,這個氣息與高階的A級能力者竟然一般無二,而在沒有催動靈契的時候,小陳給他們的感覺僅僅只是個普通人罷了。

    鷹隼與林小迦也同樣,望著小陳的變化眼中一亮,一半是驚異,一半則是感嘆,作為后天賦予的能力竟然能做到這一步,實在是在他們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哎,所以看你們這些玩劍的玩刀的,哪個都強的過分,不像我們這些支援能力者,撐死了才勉強算個B級不是。”

    老張伸出胳膊肘捅了捅身旁的鷹隼,聲音也恢復了之前陰陽怪氣的狀態,看到小陳展現出的實力,他的心里其實放心了不少,至少多出一個A級的戰力陪著林小迦,她的壓力也會小一些才對。

    “所以放心吧,我會盡全力協助你們的Lider,畢竟如果想得到第一手資料,做到這一步也是必要的。”

    小陳將細長的武士刀橫在身側,閃爍著藍色光芒的布都御魂在空氣中嗡鳴著,與他的氣息微微共振,契合度之高就像是自身孕育的武器一般。

    “順便一說,我的布都御魂可以短時間切斷能力者與自身能量的感應,也就是說在被布都御魂擊中的同時,對方是無法使用能力的。”

    “倒算是強力而實用。”林小迦微微點了點頭,小陳的能力與自己的破壞力結合,算是個比較強勢的組合了。

    雙方都是器物使,只要得到近身攻擊的機會就有很大的勝算。

    “自動駕駛系統已經設定好,我和老張會在建筑附近的天上巡航,尋找機會支援你。”

    鷹隼已經跳上了直升機,這個看上去是普通民用制式的直升機內部其實大有文章,尖端的只能操作系統即使在作戰用直升機上也相當罕見,除了沒有配備重型武器,一切都很完美。

    “開始行動吧,他們那邊如果順利,應該已經在趕來的路上啦,順帶一提,我那位可愛同事的能力并不在我之下呢。”

    小陳跟在林小迦與老張的身后跳上直升機,螺旋槳在頭頂緩緩開始旋轉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等所有人都到齊,我們將處于很大的優勢中。”

    戚天凌仍舊下落不明,不過若是李若琳與小陳口中的同事趕到,他們這邊的A級能力者就增加到了四名。

    還有安以然這個最大的不確定因素,雖然平常的表現看來他也并沒有表現出超出D級能力者的素養,但那天從他體內涌現出的如同滅世般的黑暗能量,讓這個少年的一切都包裹在層層迷霧之中。

    林小迦在窗口邊重新坐下,望著那棟涌著紫光的洋樓,無論如何,在這個夜晚的月亮消失前,他們必須攻克這棟建筑,并破壞幻象具現的法陣,不然這座處于東部的城市將遭受滅頂之災。

    他現在,應該還順利吧。

    說來也是怪事,每當想到那個總是吊著個眼喪里喪氣的男孩,總有些莫名的違和感與別樣的情緒從心里升起。

    誰讓他是自己唯一的直屬下級呢,所謂的關心則亂吧。她這么想著,眼中的赤色則更甚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靠靠靠!手剎!手剎!”

    安以然的臉已經完全被擠到了玻璃上,吊起來的心臟幾乎要從嗓子眼里蹦出來。

    他能感覺到此時的心跳比在路上時還要劇烈地多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不行了要撞上了啊!”

    蒼的小手瘋狂地轉動著方向盤,在發出一陣劇烈的輪胎摩擦草皮的聲響后,整個車身朝著側面翻轉了將近一百八十度,不偏不倚地撞在一旁的松樹上。

    松樹受到劇烈撞擊,抖落的松針如雨般傾瀉而下,將墨綠色的JEEP2500上覆蓋了厚厚一層。

    “我的大姐!人家開車要錢您開車要命唄?”

    安以然大口喘著氣,本來經過林小迦的調教,他以為再怎么刺激自己也不會對暴力駕駛產生抵觸心里了才對。

    但這個叫蒼的女孩再一次刷新了他的下限,一路上的劇烈碰撞與飛躍層出不窮,幾乎就沒有直直地開過哪怕是一百米,刺激程度堪比GTA5。

    這個破車倒是真經撞!

    他們坐的這輛車距出廠日保守估計也有個十五年了,在蒼的強化能力覆蓋下,一路碰碰車般的駕駛環境竟然沒讓它散架,只是外表的油漆已經被刮的不成樣子。

    “嘿呀,咱們組織經費有限的嘛,出任務啥的沒你們那么大手筆。”

    “這不是車的問題!這特么純粹是人的問題!”

    安以然勉強扶著車門跳下車,他覺得自己的腦漿已經快要被攪到一起去。

    車門與車身四周滿是黑乎乎的不明粘液,那些液體屬于一路上與他們不斷碰撞的骸,強化能力強行將車身強度提高到了無限接近裝甲車的級別,而在蒼雙手離開方向盤的一瞬間,原本完好只是布滿了劃痕的車身,突然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般,門邊與引擎蓋上的鐵皮都凹陷下去,四輪亦同時炸裂,保險杠在車架的形變中被頂出了地盤,散落成數塊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這能力的保質期也忒短了點。”看著瞬間變得慘不忍睹的JEEP,他感嘆道。

    “嘖,你以為啊?永久強化還不需要付出代價,世上怎么可能存在這么便宜的能力?”

    蒼舒展了下身子,一直穿著這身半包圍的鎧甲讓她渾身酸痛,現在他們剛好處在一處山坡上,居高臨下能看到斜下方的深坑,淡紫色的詭秘霧氣不停地從坑中漫出來,在空中組成一道無形的墻。

    “你都擁有強化能力了,還穿著這身累贅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安以然瞅了瞅一旁看上去渾身不自在的蒼,那套鋼鐵質感的厚重拘束裝置穿在她小小的身子上,極其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把這個脫離再使用能力,身子就跟那輛車一樣啦。”蒼有些無奈地指了指身后已經扭成一團的JEEP。

    “我的靈契可以強化所有觸碰到的物體,或是自己的身體,但一旦能力解除后,超過自身負荷的傷害會反饋到本體上,這套盔甲就是針對我能力的特性特質的。”她伸展著手指,雖然看上去很笨重,但真的行動起來倒沒有什么不便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些能力用起來風險還真大。”安以然想了想,忽然覺得他們這些覺醒的能力者想比之下要幸福的多,至少不用支付身體變小的代價,或是使用能力后如此危險的后遺癥。

    “切,誰說不是呢,成年人生活不易啊小伙子。”

    蒼擺出一副老練的樣子,率先朝著巨坑的邊緣走去。

    按照秦厲的定位,李若琳應該就在這附近了才對,除了身后的松樹叢,這邊基本屬于一馬平川的狀態,沒有障礙物遮擋的地面上并沒有李若琳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們的定位該不會是出錯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邊走邊打量著四周,別說是李若琳了,這里連個活物的氣息他都沒感受到。

    “哼,這就是你自己孤陋寡聞了吧。”蒼有些鄙視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根據蘿姐的情報來看,當時你們那位小美女應該是使用了一種極其高階的置換能力,從符文法陣的中央逃脫,但由于這種置換的消耗極大,所以只能選擇這附近方圓百米的地方顯現。”

    “那都按照你說的,人倒是在哪么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猴急干嘛呢,人家又不是你女朋友來著。”蒼對著他翻了個白眼,繼續在周圍搜尋著。

    “這樣的置換能力在顯現后一般都會形成一個類似于領域的立場,因為這種能力的負荷會讓使用者陷入暫時的昏迷狀態,而這種立場能夠分隔出一個單獨的位面,保護使用者在昏迷期間不被旁人傷害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說,如果是領域的話咱們也根本進不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長得還挺眉清目秀的,怎么腦子跟漿糊一樣。”

    蒼嘆了口氣,看向安以然的眼神透著一股恨鐵不成鋼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領域我還找個什么勁啊,再說了領域也不可能被胖子探測到啊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這個道理......”安以然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,對于這方面的功課確實是他自己做的不夠好。

    “這只是一個位面的隔離屏障,是會留下能力的使用痕跡的,只要找到那道痕跡的邊緣,我就有辦法把這道屏障破開。”

    她認真地沿著胖子圖中標記的線索摸索著,想在虛空中找到那個屏障的節點。

    時間一點點流逝,雖然被籠罩在這道紫幕之下,還是能夠感覺到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沒有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,那道節點估計是個很小很小的微粒,這么找下去不是辦法。”

    附近的每一寸土地已經被他們排查了一遍,但仍然沒有發現所謂位面屏障的存在,蒼一屁股坐到地上,顯然是有些泄氣。

    “成熟的社會人士,你這就沒勁啦?”看著泄氣的蒼,安以然并沒有停下動作嗎,有些幸災樂禍地嘲諷道。

    “少來,虧得你還笑得出來,你知道現在城里的形式有多嚴峻么。”

    她并沒有去反駁什么,現在越遲一刻找到李若琳,就會多浪費一刻的時間。

    頭頂的月亮現在還很明亮,在紫霧的遮蔽下透著神秘悠遠的光彩,但又能持續多久呢?月亮終究會沉下去,當最后一絲月光從地面上消失的時候,也就是整個幻象具現成型的時候。
新書推薦: 看過人世百態我也只想守護你 蹭出個神座 全世界都重生了 獵神 地元精氣化生系統 艾貝爾的黎明 秩序之箭 食與灶 都市修羅醫神 重生之帶著全家去修仙
江苏时时网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