選書網 > 仙武帝尊 > 第兩千五百九十一章 暗殺

第兩千五百九十一章 暗殺

    星輝璀璨,月光皎潔。

    赤焰峰,葉辰靜靜坐著,雙手托腮幫,百無聊賴。

    對面,太乙太白皆在,一邊一個皆揣著手。

    夜深人靜,本是悟道的好時候,更有道經,他倆卻不去悟道,就這般盯著葉辰,老眸中,有一種極其猥瑣的希冀。

    “看你渾身臟的,要不,去洗洗?”太乙真人試探性道。

    太白一臉意味深長,“好歹是神女肉身,莫這般邋遢。”

    葉辰未說話,眼珠左右擺動,斜著眼瞅了瞅太乙,又斜著眼看了看太白,這倆老賤人想的啥,他這前腳去仙池洗澡,他倆后腳就會跟過去,花好月圓,偷窺的好時機。

    咱都是不要臉的人,你們的花花腸子,老子會不懂?

    心思被看破,太乙太白一聲干咳,都起身走了,都尋了隱秘之地藏了起來,就等著看香艷畫面呢?

    可惜,愿望是美好的,現實是扯淡的,葉辰擱那坐了大半夜,儼然沒有要起身的架勢,更無要去洗澡的征兆。

    浪費!

    兩人齊齊暗罵,若換做他們,小日子必定過的很滋潤。

    “敢胡亂摸,閹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,莫洗澡。”

    如這等話語,每隔一段時間,便會傳來,傳自華山神女,無非就是恐嚇和警告,若非有任務在身,必會殺過來陪葉辰。

    如這號的人,得時刻盯著才安心。

    葉辰未搭理,還那般百無聊賴,不知在想啥。

    一夜無話,轉眼黎明。

    清晨,赤焰峰又熱鬧了,可謂門庭若市,總有那么些個人,提著酒壇上來,有弟子亦有長老,皆華山的人才,說好的上來借道經悟道,實則,就是來看神女肉身的。

    然,還未到山巔,便有人攔了去路,正是華山仙子,無論是弟子亦或長老,都被她用親切的方式,送下了山峰,她華山好好的神女,冰清玉潔,可不能被這幫賤人嚯嚯了。

    就這,還有人尋思上來。

    一個華山仙子不夠用,華山真人也降臨了,更為直接。

    沒有什么人,是他一巴掌送不走的。

    可以這么說,有這兩尊大神守著,莫說人,就連一只蒼蠅,都飛不進去的。

    是夜,葉辰終是盤膝了。

    他,也是一個不安分的主,華山仙子不讓動的夢道仙法,他又一次參悟,被扯入了神秘的意境,那是夢的意境。

    無怪神女這般看重大夢無極,閉關三年偷偷參悟,只因這個夢道仙法,太過玄奧了,便如昨日在封天臺,若無變故換肉身,多半難破夢道仙法,這類仙法可比幻術強多了。

    姬凝霜的夢道仙法,他是見識過的,將人拖入夢中,一不留神兒,會迷失其中,筑夢人便是夢中王者,入夢者便是王者臣子,不知夢的玄奧,再強的人,也有可能著道。

    第二日夜,太乙真人與太白金星來了。

    這倆老東西,還真為老不尊,繞著圈的欣賞,時而還會伸手,在葉辰身上捏一捏,那等手感,不是一般的美妙。

    葉辰眼皮顫動,微微掀了眸,未看兩人,只瞥了一方,能清楚望見黑暗中的一雙眸,在盯著他看,滿含著殺機。

    僅一瞬,他便收眸,繼續悟道。

    對那股殺機,他無絲毫意外,來華山雖不久,卻知其秘辛,這個看似風平浪靜的華山,實則暗潮洶涌,潛藏禍端。

    這等橋段兒,便如前世的恒岳,派系之爭,從未斷絕過。

    昨日他斗敗神子,必已惹了另一派系,必打破了既定的計劃,懷恨在心頗是正常,若非在華山,他絕對遭暗殺。

    “滑,真滑。”太乙摸了葉辰的臉,笑的賊猥瑣。

    葉辰未說話,順手拎了鐵棒,給人敲蒙了,連帶著太白金星,一并送入了夢鄉,有道經不去悟道,你倆有病吧!

    第二夜,倆老東西才醒來,腦袋還暈暈乎乎。

    鑒于葉辰下手太狠,倆人不敢再造次,看了一眼天色,便結伴走了,要提前去豐產之地,臨走前還歸還了道經。

    道經一經入體,葉辰身體一顫。

    而后,便見他眉宇皺下,臉上多了一抹痛苦色,似是在做噩夢,冥冥之中,總覺一個可怕的夢靨,死死纏繞著他。

    這一夜,于他人而言,也不過幾個時辰,但于他而言,卻漫長無比,元神被困在神女肉身,心神被困在夢境,無法自拔,已分不清真實與虛幻,時刻都有可能墮入渾噩中。

    另一方,華山神女亦盤坐,無時間悟道,極盡適應葉辰身體,契合度越過,戰力越強,是會敗,但不能敗的那么慘。

    “殺!殺!殺!”寧靜的夜,突聞這等嘶嚎。

    乃華山神子,終是醒了,披頭散發,如一條瘋狗那般在嘶嚎,若非長老們阻攔,多半已殺出地宮,會在再找葉辰清算,苦心祭煉的本命法器被毀,落了一身的上,更是顏面無存,高高在上的他,也被怒火蒙蔽心智,滿腦子都是殺機。

    雖為神子,但這心性,與第一真傳就差老遠了。

    起碼,人華陽看得開也輸得起。

    他越是如此,越讓華山真人顯露輕蔑色,決然不會把掌教傳給他,以他這心性,也無那做掌教的魄力和胸襟。

    赤焰峰山巔,悟道的葉辰,緩緩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但,他是閉著眸的,雙手耷拉著,步伐也僵硬,悟了夢道仙法,一不留神兒,又迷失在了夢境中,此番又在夢游,乃無意識狀態,這一路走下來,不知栽了多少個跟頭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道經天音在響徹,古老的經文,與他道則交織,環繞著他身體,一路走過去,華花草草都多了生氣。

    這下,暗中盯著他的人,按耐不住了,說好的不在華山暗殺,可見葉辰因悟道而出問題,機會可謂千載難逢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,華山真人此刻并未盯著赤焰峰。

    于是乎,一道黑影瞧瞧進了赤焰峰,蒙著黑袍,映著月光,如一只夜的幽靈,不見其尊榮,只見一雙枯寂的眸。

    葉辰一路跌跌撞撞,進了紫竹林,如孤魂野鬼,無目的無方向,踩折了一片又一片竹子,真要走到地老天荒才算完。

    他之形態,更顯詭異,在行走中,他的一縷縷的黑發,竟一縷縷化作雪白,模樣蒼老不少,連背影都略顯佝僂了。

    無人知道,他在夢中經歷了什么,好似已過了千百年,以至真實世界的他,也難擋那歲月侵蝕,每一步都是一個年輪,在慢慢的變老,好似在下一瞬間,便會入土為安。

    這副畫面,連暗中跟來的那道黑影,也錯愕無比,不知悟的是啥個道,這形態未免太詭異,走著走著,咋還變老了。

    下一瞬,他眸中寒光乍現,一步跨出瞬身殺至,祭了雷霆一劍,直指葉辰眉心,乃絕殺一擊,并未給葉辰留活路。

    然,讓他震驚的是,葉辰的身體,在那一瞬竟虛幻了,他這霸絕的一劍,竟是刺空了,未能傷到葉辰半分。

    “小看你了。”黑影一聲冷哼,翻手又是一劍。

    此番,葉辰身體倒是未虛幻,可他,卻在劍來的瞬間,微微抬起了手,伸了兩根手指,不偏不倚的夾住了劍尖,任對方如何施力,也難再刺進半分,劍的威力被卸的干干凈凈。

    至此,葉辰才開眸,眸光璀璨,兩道恍若實質的光芒,乍然射出,頗具威力,在黑衣人的身上,戳出了兩個血洞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黑衣人瞬時化滅,并非本尊,而是一尊化身。

    葉辰不語,手指施力,碾碎了殺劍,神色亦平靜無波,未去尋那人的本尊,無需去窺看,便知那人是誰,在封天臺斗戰是,也曾是一個觀戰者,之所以未去清算,是未到時機。

    “既是想玩,便陪你們玩個痛快。”葉辰淡道,在不經意間,瞥了一方,能隔著無盡的黑暗,望見那一雙森然的雙目,還在暗中盯著他,眸中飽含了殺機,還帶著一抹惡毒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。”暗中冰冷的話語,似隱若現,的確小看了葉辰,明明在渾噩中,竟一瞬清醒,破了他之絕殺。

    如這等人,最是可怕,絕不能留,他該是慶幸,去的是分身而非本尊,不然,必備對方擒殺,在壓制修為的散仙界,他二人皆是圣人,連神子都戰不過葉辰,更遑論是他。

    紫竹林中,葉辰已翩然坐下,拎出了酒壺,默然不語。

    一日再悟大夢無極,略有所得,但,依舊未能參透其內玄機,怪只怪,這夢道仙法是殘破的,需以身試法才行。

    這一點,他與姬凝霜就差些道行了,瑤池在夢之道的路上,走的比他更遠,此法若換做她來參悟,多半能悟真諦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正想時,他的驀的抬了眸,望向了蒼緲,那浩瀚無垠的星空中,多了一道曼妙的身影,沐浴著星輝月光,在翩然起舞,不知距離有多遠,只知如夢似幻,并非真實的存在,倒更像一道幻象。

    葉辰微瞇的雙眸,確定未看錯,是幻象不假,但必定存在過。

    這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那女子的尊榮,與楚萱楚靈她們,生的一模一樣,亦有華山真人所化的兩幅畫卷,一般無二,如今得見,華山真人當年,多半見的也是這等幻象。

    葉辰欲踏天而上,奈何,女子幻象已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
新書推薦: 無敵從御獸開始 國師請你自重 龍武狂圣 萬年道劫 最強系統吞噬者 系統每天都在崩潰中 紅塵之婆娑劫 我有一顆靈愿樹 我成了反派頭子 天劫雷主
江苏时时网投